笔迷阁 > 寒门崛起 >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欧阳贤弟
????“严兰你就死心吧,罗兄这么热切的给我分享朱平安的消息,定然是朱平安那短命的小贼已经结束了他短暂而罪恶的一生,哈哈哈哈,爽啊,爽啊。”

????欧阳子士仰天大笑离去,一边甩着袖子、撒腿往外狂奔,一边扭头远远的对严兰喊道,因为本身就微醺、又快速狂奔还扭头说话的缘故,结果就一头撞在了墙上。

????不过即便被撞的眼冒金星、脑门红肿,欧阳子士嘴里的笑声也从没停止过。

????是的,他高兴,他实在是太高兴了,人生中从来没有这般痛快高兴过!

????自从来到京城,遇到朱平安这个小贼,欧阳子士就开始压抑,这一压抑就是一整年了。

????现在,朱平安这个小贼终于完了,他偷走了我欧阳子士的状元,不止如此,这个该死的小贼还卑鄙无耻的勾引、偷走了我欧阳子士的未婚妻,一想到上次在府上看到的朱平安跟严兰“私会”的场景,欧阳子士就感觉头顶一片草原,面部扭曲的恨不得生吞、活剐了朱平安才稍解心头之恨!哼!我进你的院子,你都不让,却在府里跟朱平安偷偷私会!呵呵,现在,朱平安这个小贼终于完了,严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爽,真是爽啊。

????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,爽啊,爽啊,今晚我要喝个痛快……”

????欧阳子士欢喜的都发狂了,且行且笑且歌的向着外院一路狂奔而去。

????呃……表少爷怕不是傻了吧?!

????后面,惊讶了一地鸡毛的丫头们,看着欧阳子士跌跌撞撞狂奔的身影,小嘴惊讶的张成了o形。

????“神经病吧……朱平安与我何干?!满口胡说八道,臭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”

????兰亭苑内,严二小姐严兰皱眉看着欧阳子士的狂喜癫狂的背影,脸上作出了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,撅着小嘴叱骂了起来,继而轻咬了下嘴唇,扭头对一旁的小丫鬟轻声的吩咐道,“翠儿,你去跟着瞧瞧,看看他发什么疯呢?”

????翠儿领命跟着追了出去。

????欧阳子士走到半途瞧见翠儿跟在后面,更是欢喜,他知道翠儿是严兰的贴身丫鬟,特意放慢了脚步,让她能跟上,好,就让你彻底死了这条心,让你的丫头亲耳听到朱平安这小贼完蛋的消息,省的说我蒙骗你!

????欧阳子士一路兴奋的小跑到了垂花门,看到了在门外一脸急切的罗龙文。

????罗龙文是外人,不能进入内宅,只能在垂花门外恭候。至于欧阳子士,因为是严府比较近的亲戚,又频传与严兰联姻的消息,看守内宅的老妈子才将欧阳子士放了进去。

????“哈哈哈,终于有朱平安的消息了,罗兄,罗兄,你知道吗,我欧阳子士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了。自从朱平安被贬靖南,我就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这一天了”

????欧阳子士远远的看到罗龙文,就哈哈大笑着与罗龙文打起了招呼。

????哈?!

????你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了?!

????欧阳小兄弟啊,我是有朱平安的消息不假,但这消息对你我而言可绝不是什么好消息,你说你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这一天了,那就

????罗龙文听到欧阳子士说盼这一天盼了好久了,不由一脸便秘表情,他就知道欧阳子士想错了,于是急忙说道,“欧阳小兄弟,这个消息可”

????不过,罗龙文的下半句“可不是什么好消息”还没说出口,就被高兴的发狂的欧阳子士给打断了。一般人喝酒喝到一定程度,酒精刺激神经中枢系统兴奋,话就比较多,欧阳子士现在就是这个状态,他自顾自的继续着他的高兴,兴奋的喊话,打断了罗龙文的话,“哈哈哈,罗兄,罗兄,我的好罗兄,你可真是我的喜鹊啊,一大早就给我送来好消息”

????神特么的喜鹊?!

????我要说的消息可不是好消息啊!

????罗龙文在兴奋的欧阳子士跟前插不上话,嘴角不由抽搐,憋的一脸通红。

????“罗兄,还记得殿试前那次酒宴上朱平安所做的那首《精忠报国》吗?!‘断头今日意如何?报国艰难百战多。此去泉台招旧部,旌旗十万斩阎罗’,这一首诗近来在京城颇受追捧,每次听到我都忍不住啐一口浓痰,一个狗屁文弱书生的纸上谈兵,竟也能引得众人如此追捧!不过,今日,我却是想要诵读这首诗,哈哈哈哈,断头今日意如何此去泉台招旧部多好的诗句啊,多应景啊,端头今日,此去泉台,哈哈哈夜路走的多会碰到鬼,牛皮吹的多会遭雷劈,朱平安他终于遭报应了,不,哈哈哈,不,应该说他终于心想事成了,哈哈哈,爽啊,罗兄,告诉我,朱平安他是怎么死的?!被刁民杀死?被土匪所杀?还是被苗蛮杀?还是说被倭寇所杀?还是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?哈哈哈”

????欧阳子士哈哈大笑着,一口气喋喋不休,又说又笑,说的罗龙文几次想插话插不上嘴,一直到最后欧阳子士兴奋的问罗龙文,朱平安的死因,罗龙文这才有机会开口。

????“欧阳贤弟,朱平安,朱平安他”

????可是有机会开口了,罗龙文看着一脸兴奋、期待、狂喜的欧阳子士,他的嘴巴几度张了又闭、闭了又张,嗓子眼里的话反而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????“哈哈哈,罗兄,这就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,你这定力还需要再养养啊。”

????看到罗龙文嘴巴张了又闭、闭了又张的,欧阳子士还当罗龙文兴奋的说不出话来了,不由哈哈大笑着拍了拍罗龙文的肩膀,打趣了起来。

????神特么的高兴的说不出话来!

????罗龙文一咬牙,将嘴里的话吐了出来,“欧阳贤弟,这消息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数日前,数万倭寇大举寇掠台州府,其中一路三千余倭寇攻打靖南县城”

????“好!”

????罗龙文的话还没说完,欧阳子士便兴奋的脖颈青筋毕露的大喊了一声好。

????“呵呵呵,罗兄调皮,听你说不是什么好消息,我心里还忍不住一个咯噔,没想到,呵呵呵,原来是罗兄故意逗我,三千倭寇攻打靖南县城,呵呵呵,好啊,如果这都不是好消息,那还有什么是好消息?!原来朱平安是被倭寇杀死的,呵呵。”欧阳子士笑着拍了罗龙文肩膀一下。

????笑着笑着,欧阳子士看到罗龙文一脸便秘的表情,蓦然间恍然大悟。

????“哦哦,是极,是极,台州倭患,靖南倭患,这对我大明可不是好消息,嗯嗯,罗兄不愧官场浸染久矣,这政治觉悟就是高,咳咳,呜呼哀哉,呜呼哀哉噗嗤”欧阳子士恍然大悟,用力克制脸上的笑容,想要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,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怎么都克制不住,一秒就破功了,笑着拍了罗龙文一下肩膀,“呵呵,行了,我知道你也憋不住了,等我们出了门再装义愤填膺也不迟,想笑就笑吧,在府上你还怕什么。”

????神特么装!

????罗龙文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,连连摇头,痛心疾首的说道,“欧阳贤弟,三千多倭寇攻打靖南,但是他朱平安可没死,他不仅没死,还立下了泼天大功!”

????“什么?!”欧阳子士浑身一震,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枯萎了,摇了摇头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,希翼的看着罗龙文,“呵呵,罗兄你与我开玩笑是不是?”

????“我哪里有心情与你开玩笑,他朱平安不仅守住了靖南县城,还斩首了八百二十四个倭寇首级,还不仅如此呢,他还,他还光复了相邻的太平县!”

????罗龙文痛心疾首的说道。

????噗通!

????欧阳子士闻言,两眼一黑,噗通一声摔倒在地,掀起了一阵尘土飞扬。

????“欧阳贤弟!欧阳贤弟!”

????耳边依稀传来罗龙文惊慌的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