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迷阁 > 寒门祸害 > 第1241章 吴山的难题
????吴府,宾客不绝。

????吴山虽然不能跟徐阶相比,但他贵为户部尚书,又是地地道道的词臣出身,在官场还拥有无人能比的声望,已然是很多官员想要巴结的对象。

????特别一些官员在拜访徐府后,不管是为了巴结,还是顺路跑上一趟,亦是前来吴府递上礼品和拜谒,都想要见上吴山一面。

????吴山自然不会谁都接见,在送走刑部尚书张永明后,又迎来了几个有份量的客人,便又是进行着接待和亲切交谈。

????林晧然终究算是半个客人,仅是负责帮忙招呼他这帮同年,顶多被叫过去露一下脸,故而今日显得很是轻松的样子。

????吴山今天确实忙碌,亦是抽空过来在这帮门生面前露了一把面,便又是匆匆回去招呼其他客人。

????只是大明官场历来都是以早为敬,都是上午前来拜访,故而到中午时分基本没有谁再登门了。

????到了下午两点,吴府的应酬才宣告结束。

????林晧然将杨富田等人送走,自然不会急于离开吴府,通常他都会陪着岳父岳母吃完晚餐,这才带着吴秋雨返回城北。

????得知吴山在后花院的凉亭,他亦是朝着那边走去,穿过月亮孔门果真看着吴山独坐在凉亭中品茶。

????吴山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,实质并不喜欢今天这一种热闹的氛围,但这些应酬又无法推脱。经过了一上午的应酬,他的眉宇间明显有着几分疲倦。

????天空湛蓝,不染纤尘。

????吴府后花园的花草绿意盎然,几只彩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,池中的荷花已经盛开,一条鲤鱼跃出水面,呈现了一副生动的水墨画般。

????管家是给林晧然送来茶水,然后悄悄地退了下去。

????林晧然陪着吴山坐在凉亭的石桌前,却不是是受了吴山的影响,还是他骨子里是喜欢静的人,已然是喜欢这种安静品茶赏景的氛围。

????“皇上刚刚下旨,让户部召集九卿共议理财一事!”吴山喝过茶水,眉宇间的倦意已经消失,便是主动打破沉默道。

????夏粮陆续运到京城,大明的财政无疑得到了有效的供血,亦是大明财政的最大收入项。

????嘉靖想要修建清心殿的心思又起来了,便是找到了首辅徐阶,直接表达了他的想法。徐阶一改以前支持的态度,直接推说户部无银,已经挤不出这笔银子。

????倒不是徐阶故意要给吴山下拌子,而是算是一个实情。“寅吃卯粮”早已经成为大明财政的常态,这夏粮还没有完全运达京城之前,便早已经给户部给预支出去了。

????特别是九边的军费,实则一直都被朝廷拖欠着,而这第一批夏粮便是要即刻供到宣府那里补发兵饷。

????嘉靖这个人只看结果,从不听什么理由,对于这个答案自然不会满意。

????徐阶秉承上任时的承诺“以政务还诸司”,便是将皮球直接踢到了户部。户部将账册呈上,但嘉靖还是不满意,当即下达旨意让吴山召集九卿一起想办法。

????吴山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且学识鲜有人能比。有原则能让他管理好户部人事,有学识便有益于他处理好户部的大小事务,这无疑证明他胜任户部尚书这个职位。

????如果在以往时期,吴山出任户部尚书确实没有任何问题,但现在大明财政早已经捉襟见肘。不仅需要能够料理财政事务的户部尚书,更需要这位户部尚书能够有“点石成金”之术。

????偏偏吴山不仅没有拿出“点石成金”的本领,而且还出现了“败家”的行径。

????他意识到朝廷财政对水利工程削减过于严重,为了防止去年水淹东南七府的灾事再度发生,亦是挤出银子拨到水利工程上。

????正是这个善举,却让到大明的财政雪上加霜,如今无法满足嘉靖修建清心殿的夙愿,故而已经是引起了皇上的不满。

????现在勒令他跟九卿共议理财之事,若是无法拿出可行的方案,他这个户部尚书的位置恐怕就要不保了。

????林晧然紧紧地蹙着眉头,慢吞吞地喝了一口茶水,这才抬起头认真地询问道:“岳父大人,徐阁老和袁阁老会出席吗?”

????“不会!”吴山警惕地望了林晧然一眼,老实地摇头回答道。

????林晧然心里当即一动,又是进行追问道:“你们九卿草拟的方案是交到内阁,还是直接上呈给皇上呢?”

????“此次是皇上的旨意,我可以交由内阁上呈,亦可以亲自晋见皇上进行复命!”吴山犹豫了一下,便是老实地答道。

????林晧然的眼睛微微一亮,当即正色地对着吴山说道:“岳父大人,如此看来,这并非全然是一件坏事情!这其实是你提出自己理财策略,甚至是政治方针的绝佳机会!”

????严嵩为何会被百官所痛恨,那是因为他牢牢地掌控了言路,连六部尚书都很难见得皇上一面。不论是何种政治主张,都必须要经由严嵩才能上呈,故而阻挡了很多官员的机会,更是直接被剥夺提出个人政治主张的机会。

????当下徐阶虽然宣称放开言路,但嘉靖却仍然专注于修玄,六部尚书仍然很难直接面见圣上,更别说公然提出自己的个人政治主张。

????“说说你的理财意见吧!”吴山深深地打量了林晧然一眼,深知这无疑是要给这平静的朝堂抛下重磅炸弹,便是不置可否地询问道。

????林晧然的嘴角微微翘起,当即认真地说道:“财政主要在于收和支,这开支自然还是要克扣宗藩禄米,至于收入项,此次是抛出江浙开海和整顿盐政的最好时机!”

????开海,这实质一直都是林晧然的政治主张,更是拯救这个王朝的最好方式。得益于他的良好口才,加上广东的显赫成绩,他已经是将吴山拉到了开海的阵营中。

????至于整顿盐政,此举确实是改善大明财政最有效的方式,严党昔日的路子并没在走错。

????“你可知鄢懋卿在地方上的种种劣行,为何近此日子会传到京城,更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?徐阁老已经有意废除鄢懋卿先前的劣举,明年两淮盐政会恢复旧例!”吴山抬头望着林晧然,认真地揭示一个真相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