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就事论事,卡魔拉其实不能算是什么好人。不管她的心性究竟如何,但无论是在灭霸的手下还是在罗南的手下,她总归是做过很多不好的事情。

????现在也算是遭了报应吧,被仇人按在墙上,即将上演咕杀的剧情。

????“等等,别激动!”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奎尔突然出现了。他在卡魔拉刚刚被带走的时候就察觉了,并且还偷偷地跟了过来。

????而且实话实说,目前奎尔对卡魔拉,还仅限于馋人家身子,但他并不下贱。至少在这种很可能把自己也陷进去的情况下,他敢于挺身相救。

????“你不就是这个绿婊想要干掉的家伙吗?”毁灭者德拉克斯一手控制着卡魔拉,同时回过头来看一下奎尔,觉得这家伙也是来寻仇的。

????“想要干掉我的女人有一车库呢。”奎尔东拉西扯,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,他还一边撩起了衣服展示身上的伤疤“这是一个破坏者的正妹,不爽我早上不告而别,拿叉子刺我。”

????“还有这里,这是一个克里马子,想要捅我的胸部。”

????说起来,这是奎尔和埃文森的一个共同点了,总是喜欢招惹那些自己控制不住的强悍妞。但让埃文森望尘莫及的事,他居然敢对这些强悍妞始乱终弃,并且还好好的活到了现在!

????最重要的是,他的经历恐怕都能凑齐一个彩虹战队了,这一点真是让埃文森感到羡慕…也就只敢羡慕一下了。

????不过他现在说这些话,可不是一个在失去老婆的大块头,还有心仪的妹子面前炫耀,而是为了拖延时间,好让他想想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“如果干掉罗南真的是你的终极目标,你这么做正在和你的目的背道而驰。”

????“她背叛了罗南,所以罗南一定会亲自来找她,到时候罗南来了你就可以…”奎尔做出恶狠狠的表情,然后手指头还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的一划。

????这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可是德拉克斯却不解的问道“我为什么要把手指头放在他的脖子上?”

????“嗯?”奎尔一愣,然后解释到“这是比喻,代表你割开他的喉咙。”

????德拉克斯嫌弃的说道“我才不会割他的喉咙,我会剁掉他的头!”

????“好,那就剁掉他的头!”奎尔忍不住有些着急了“这是比喻,比喻你懂吗?反正就是你杀死他的意思!”

????奎尔觉得,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所造成的交流障碍,在眼前这个大个子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!“总之我的意思就是让她活命,你不想当罗南的刽子手吧?”

????最终德拉克斯想了半天,终于放开了卡魔拉。这下好了,德拉克斯在这座监狱里面就是狱霸,他说的话比狱警都好使,所以他现在想让卡魔拉活命,其他的囚犯也只有收敛起心思了。卡魔拉算是暂时得到了安全保障。

????脱离了危险之后,卡魔拉抢先跑了出去,奎尔也是在后面紧跟着“听好了,我才不鸟你的死活。”就算是馋人家身子,好歹也要委婉一下啊。

????卡魔拉回过身来问他“那你刚才阻止那个大块头干什么?”

????“很简单。”奎尔回答到“你知道我会去哪里卖宇宙灵球,所以你肯定也知道幕后买家是谁。”好吧,这也算是奎尔挺身相救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????卡魔拉一听差点儿没有乐出来“我们现在都被关在这里,还怎么卖?!”

????奎尔得意的向下看去“我的朋友火箭,曾成功越狱二十二次。”

????卡魔拉一听,立刻对这个毛茸茸的小浣熊侧目向下看。不对啊,难道真的和罗南说的一样,山达尔人的脑子都有毛病?

????本来我就觉得这个所谓的高度戒备监狱徒有其名了,守卫力量弱的过分。你看我们这些犯人大晚上居然可以到处乱跑,还能串在这里说闲话,这哪像是一个高度戒备的重刑监狱啊?

????并且还安排这么一个越狱大师和我们关在一起是什么意思?怕我们跑不出去啊?

????奎尔这个时候又问了他一个比较关心的问题“那个买主愿意花多少钱买宇宙灵球?”

????“四十亿。”卡魔拉张口就说出了一个让众人连呼哇靠的价格“啊这笔钱,是我摆脱灭霸和罗南的唯一机会。”

????卡魔拉和灭霸是父女关系,但也是仇人关系。对于这种关系灭霸是怎么想的不知道,但是卡魔拉觉得很尴尬。灭霸却是对她很好,但是她现在不想再做大金国小郡主之类的人物了。

????她受够了为灭霸效劳,受够了为他那疯狂的理想效命。可你让她翻脸无情报仇雪恨,人非草木孰能无情,二十余载养育之恩啊。不到万不得已,她还真下不去手。

????留不得,杀不得,就只有逃避了。她选择抽身而出离灭霸远远的,从此不再相见。何况她心中还有一个不得不离开灭霸的大秘密。

????可是要跑路得有钱啊,所以,她把主意打到了宇宙灵球上面。把球一卖获得路费,你好同时也让灭霸没有办法获得它,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抱负。

????“我们要是能逃出去,我带你们直接去找买主,所得利润三人平分。”卡魔拉开出了条件,而且还是那种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。

????奎尔和火箭对此都很满意,可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“我是格鲁特!”

????树人格鲁特趴在铁丝网上,露出了略带不满又非常期待的表情。火箭看了看自己的伙伴无奈的说的“四人平分。”

????“有危险你就睡,听到钱你就行,老兄,你这是闹哪样啊!”

????但是格鲁特却对番讥讽毫不在意。正所谓横眉冷对千夫指,我树人岂会在乎这些?!

????至此,两位共同密谋背叛养父的不孝子女,经过简单的协商之后达成的共识,父愁者联盟正式成立!

????但是奎尔这个时候多了一个心眼儿,问了卡魔拉一句“你的那个同伴呢?不用分她一份吗?对了,她现在人去哪儿了,进来之后就没见过她?”

????奎尔问的是阿尔菲希尔德,他记得这个女人是和卡魔拉一头的,而且非常的猛,上去两三下就把格鲁特的双手给扯掉了。但是被抓进来之后,她就不见踪影了。

????所以这还是问清楚比较好,别现在说的好好的,等回头分钱的时候突然多了一个人,而且还是非常猛的那一种,那可就不好商量了。

????“别管她了。”卡魔拉果断的摇了摇头“她……她肯定是会帮罗南的,而且她被单独关押了,不知道在哪里。”

????说真的,而实际上阿尔菲希尔德现在的待遇可比他们好多了!

????在奇恩监狱单人囚室,那可是顶好的待遇了。平常狱警都拿这个卖钱的,除非是关系户外边打了招呼,否则一个月多少钱那都是定价,绝不打折也不零卖!

????可阿尔菲希尔德的待遇比这还要好呢!她这个房间虽然比不上大牢房,但也挺宽敞的。而且这还不算,她进来之后没多久,那好酒好肉就全都招呼上来了。

????阿斯嘉德人本来就是酒来疯,再加上她现在心里面烦躁。埃文森说好了会把自己捞出去的,这怎么关半天了都没有动静啊?于是她浅尝了几口觉得就没有问题之后,就直接吨吨吨…那真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啊。

????“哎呀,您海量啊!”阿尔菲希尔德脚下倒着好几个空酒桶,等他再度把一碗酒一饮而尽,旁边几个狱警立刻伸出大拇指捧了起来,还有一个抱着酒桶给他斟酒的“来来来,给您满上…”

????看人家这待遇,好酒好肉不说,旁边还有伺候酒局的!

????“好…好酒!”阿尔菲希尔德现在已经是喝得满脸通红了,平常她忙于公务甚少饮酒,更是不能醉酒,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,哪有不贪杯的道理啊?

????可兴许是一个人喝酒没意思吧,于是她用已经有些迷离的眼神看了看其他几个人说道“你们也别光干瞅着啊,过来一起整点啊!”

????可是这些个笑容可掬的狱警却是连连摆手“不合适,不合适,这些酒是专门给您准备的,我们喝…不合适啊。来,我在给您满上。”

????这下子阿尔菲希尔德不乐意了“怎么?不给我面儿啊!削你犊子信不信?!”

????在阿斯嘉德喝酒可是有讲究的。比方说你在喝酒,对面坐了一个人你不认识,那你也得让他一口酒喝。而不管对方会不会,当然,一般没有不会的。他都要接受邀请,否则就是不给面子!

????你是不知道,就因为这个阿斯嘉德一年要发生多少起斗殴。

????现在这几个人算是犯了忌讳,但是人家会说话啊“不是不给面子,我…我们不是看监狱的嘛…喝醉了不合适。”

????哐当一声,合金的桌面硬是被阿尔菲希尔德一巴掌拍断一个角“咋了?!看监狱咋了!看着这么多犯人你不喝口酒你不害怕啊?!”

????“这…这…”还有这个说法吗?一个狱警挠了挠脑袋之后说道“我们的意思是…监狱这种地方酒本来就不多,我们不是怕喝了之后,您就不够了吗?”

????“嗯…”阿尔菲希尔德一听这个,用眼睛斜光看着剩下的几桶酒,权衡了一番想到,算了他们也不是阿斯加德人,暂且饶过他们吧“来来来…给我整上!”

????“好嘞。”一种预警是如释重负,迅速给她倒上酒,一边倒还一边说“招呼不周,您多多见谅。总之您记得,千错万错干活的没错就对了。”

????“别废话,赶紧的,楔你信不…”

????就这样溜溜的喝了一夜啊,阿尔菲希尔德这才算是醉倒在地,呼呼大睡了起来,这些狱警也是熬的眼珠子通红啊。

????“溜溜一夜啊…”一个像是狱警领头的人使劲揉揉眉头“她在不醉我都要被酒气熏晕了…早知道就该给她掺麻药。”

????“你们也别愣着了,赶紧给这位伺候上吧。”

????一声令下,过去两个人恭恭敬敬的过去把阿尔菲希尔德给放平了。然后房间门打开,五六个人费力用小推车推着一个大麻袋进来了,然后轻轻的将麻袋压在了阿尔菲希尔德的身上。

????就这样的麻袋一连压了五个,可是带头还嫌不够“她是身体好,再加两个,让人家走的舒服点。”

????压麻袋怎么了?这是门手艺,老不等于过时,好用就行了!当然了,几个狱警没人关照的话,无冤无仇的也不会随便弄死一个犯人,他们这是得到了上命。

????当然他们不知道,这个命令其实是山达尔的最高统治者,新星至尊所下达的。

????人一开始是被新星军团抓住的,而她又从埃文森口中得知,阿尔菲希尔德是一个亲克里人的使者,还暗中和罗南勾结,那这就不能放了。

????并且,按照埃文森的说道,为绝阿斯嘉德和克里帝国结盟的念想,回去之后会告诉那位天后,说持节之使阿尔菲希尔德在克里人的袭击之下失踪了。

????那么,一个被克里人袭击失踪的人,活在山达尔的监狱之中,就显得非常不合适了啊。

????就在这一番操作之下,英姿飒爽的女武神阿尔菲希尔德,躺在这冰冷的囚室之中,在昏迷之下身上被压了重重的七个麻袋,显得是那么的凄凉。

????或许是因为即便是醉了,也是有感觉的吧。她在昏迷之中难受的皱起了眉头,可是酒醉之下浑身乏力动弹不得,只能无助地抬起双手来抓住麻袋的边缘…向上轻轻的拉了拉“哎呀,明明盖被子了,怎么还是有点冷啊,地板也硬…”然后打着咕噜继续睡了过去。

????在罗南的战舰上,埃文森见到罗南回来之后脸色特别不好,可还没等他去问会见怎么样,星云传达过来的一个口信,就让他大惊失色直接叫了出来“什么?见家长?!”

????埃文森这一急,脑子就没回过来弯,说出来的话不免有些奇怪,把星云都说蒙了,过了一会之后他才干巴巴的问道“你爹…令尊想要见我?”

????“没错。”星云点了点头“没错,我父亲想见你。”

????埃文森脑子是真有些乱了,自己应该和灭霸没有什么交集吧?他怎么会想起来见自己啊?难道是…难道是因为上次去山达尔自己把他女儿弄丢了?

????但是被俘女武者…咳,卡魔拉被俘这件事情,总体上你应该怨罗南吧?找我干什么?

????“所以…你答应吗?”星云见埃文森半天没说,于是问道。

????“嗯…”埃文森沉吟一声特别遗憾说道“令尊乃是枭雄人物,能够一见也是我的荣幸,可是在下身负王命,实在是分身乏术…唉,可惜,可惜啊。”

????“呵…聪明的选择。”星云轻轻笑了一下,就转身离开了,不过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来说的“但是没用,我父亲想见的人一定会见到,你不去见他,他会来找你。”